Listen to Barney's Talk 巴尼播起來
 

與楊一九問 — 借鏡中國播客圈(下)

楊一:如果一直用舊方法,那你永遠都發現不了一條新路。

  • 上期文章回顧

與楊一九問 — 借鏡中國播客圈
楊一:如果你對播客有期待,先從把自己當成一個職業人看待做起

這次的文章取材於本期與忽左忽右的楊一訪談,精選了九個問題探討節目製作、品牌播客以及商業模式的建立等,由於內容龐大,
音頻跟文章的部分將分成上下兩篇呈現,以下為節錄,完整內容請收聽本期Podcast節目。

Q6

中國的播客節目如何從業餘走向專業化製作

我還是這個話,天上掉餡餅你要用手接阿

你不能說我是個程序員,每天有個九九六的工作賺的錢很多,然後我用業餘時間做個播客,你還希望那個播客又賺錢又讓你紅,還能有很多的預算, 怎麼可能嘛?你要通過播客時你就專心做,一心一意的時候,一定會有回報的。

所有你看到案例的這些播客,你覺得他的營銷做得好,都是專門在做這些事情的。

所以我為什麼會在上海辦Podfest的活動,中文的播客圈業餘愛好的心態太重,大家沒有把它當成是專業的職業來看。

那我通過一個線下活動,其實就是創造一種儀式感。

如果你對這件事情有一點期待,可不可以先從身份認同開始做,先把自己當成是一個職業人看待,然後再考慮我要不要全職,賺錢要有個態度,你必 須要先尊重他,錢才會來。

Q7

為何決定要設立Justpod這樣的播客製作公司,

以及如何讓旗下的播客節目能夠維持運營

我要說的另外一個事情是說,跟他們的差別在於,目前幾家頭部的節目,他們目前的狀況是,他可能會通過音頻的方法,把自己的名號打響,去把自 己的知名度關注度和粉絲都聚合起來。但 是呢說實話,大家也都還沒有找出直接通過音頻變現或者說大量變現的一種方法。

那怎麼解決自己的財務問題? 所以他們會想說,可能我用現在已經比較清晰的營利商業模式、媒介渠道,比如說公眾號、比如說拍抖音的方法,或者是 做線下的電商等等去解決我的獲利問 題,就是我不是直接通過播客賺錢。而是用播客積攢人氣後,用別的變現模式獲益。

那我們跟他們的區別只是在於說,我們現階段先來探索一下,直接通過播客賺錢的方法。

包括我們去開企業服務也是一樣,我們是基於音頻這個工具來賺錢。

JustPod這家公司做嘗試確實是有價值的,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們有能力去承接企業的需求,然後你會發現,企業其實有很強的音頻需求,

只是沒有人接。

這件事情得有人去做,才有可能去發現。

如果說自媒體都是用:我先做紅了之後,我就去找一個已經可以變現的方法去變現的話,那你永遠都發現不了一條新路。

我們只是比較堅持一點。

或者是說,我們現在優先考慮的一點,我們既然是一家數字音頻公司然後也相信播客的潛力,那我們就先用這個東西來看看能不能變現。

Q8

Podfest China創立緣由與初衷,以及如何透過這樣的組織建構生態圈,

給予創作者們支持幫助

 

因為我們發起人也就只有三個人,它不可能像專業論壇那樣面面俱到。

但是我當時希望有件事情是我能做到的,就是通過一個線下活動讓大家有種身分認同。

比如說像我們年初的那場(第一屆)。

其實那種Panel也好、小圓桌論壇,或者是大家的一些分享,主要都是一些製作者來講,但是我們到今年(第二屆),現在我們的嘉賓名單當中,我們還 是把製作者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但是,你會發現有很多其他的故事在這裡可以講,比如說,有從技術、產品開發的角度來談,一個新的產品怎麼樣 來服務播客這樣的一個媒介,然後我也請了程衍樑來講,就是JustPod的這家 公司是怎樣通過自己跟企業的接觸,來摸索商業化的路徑。

包括我們也找了大內密談的投資人來講,他從一個投資的角度。為什麼他願意去投一個播客,他到底看到了什麼?然後我們也會有像傳統的大陸做文 化品牌的機構。比如說 ”看理想” 這樣原 來是做視頻內容付費課程為主,他為什麼19年也要來多做一些免費的播客節目。

所以你會發現僅僅過了10個月。二零一九年這個行業已經不僅只有製作者和播主這個身分,有很多別的身分的人都參與進來,而且他們真的都做了些 事情,就是這個行業也跟著變得豐滿, 有很多東西可以在裡面討論,那我辦這個舞台的目的只是說,大家都有一個機會可以坐在一起互相認識互相交 流。

Q9

很多的中國播客會自架網站或是提倡使用泛用型播客收聽,因為中國區的蘋果播客只有荔枝、喜馬拉雅之類平台提交 feed 給蘋果,播客才能保證搜索可見,您認為這樣的託管審查機制,會對中國的播客圈帶來甚麼樣的影響?

你剛剛說的這個事情發端是在19年的六月初,我自己因為有一直追蹤這個事情,然後也有寫個Newsletter跟行業相關的訊息,所以是一直是關注這個事情,不停的試不停的檢驗。

實際上,這件事情過了半年之後,他的情況發生了些變化。

首先是我覺得蘋果的中國他在六月初肯定是受到一些壓力,這是肯定的,然後因為那個時候大陸的網信辦也出了一個關於音頻監管的文件,不僅是蘋果 播客,在大陸包括像是喜馬拉雅的 app,都有從app store裡下架,有一個月是你沒有辦法在app store裡搜到這個app的。(已經下載的則不受影響)

其實是跟那段時間對於數字音頻受到監管是有關係的,但是實際上這件事情過了半年之後,你會發現我們至少在蘋果播客上看到的結果是,他只是把中 國大陸以外的內容大部分都下架了,你 現在如果去搜BBC的節目你會搜不到,然後有很多美國的主流播客你也搜不到。

可能對於這些非中文的節目來說,下架的會更明顯。但是中文的播客實際上在過去的這幾個月當中在陸續恢復,五月、六月份當時只是因為一次性下架 了太多的節目,一下子有壓力過來,他 (蘋果播客)做了一些緊急處理,波及到很多的播主,所以他們才會有擔心,會在網上一直討論。

所以我個人認為首先是那一個風波其實現在有點平復了,第二件事情,如果從一個行業的角度來看,我會覺得他的正面意義大於負面。

因為很多人在看這件事情的時候,更多會考慮到審查的問題,但是你要正視一點,只要你在中國大陸做任何跟內容相關的事情,審查是不可避免地,我 反而認為。原來在播客這種完全放 任的狀態,實際上是更危險了,因為當他一旦有一些那種所謂有危害性或者說那種東西被政府注意的時候,他很可能 是直接一網打盡的。

那個對於播客的傷害,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傷害,我認為這也是跟很多播主原來沒有媒體經驗有關,像我自己在媒體待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我必須平心而 論,大陸到現在對於音頻的監管都還是比較鬆的。

我說心裡話大多數的播主,不要在那邊沾沾自喜,你的那個節目,如果他像監管抖音或著公眾號的尺度來監管你的話,你的節目不可能在互聯網上被聽 到的。所以就是你現在應該慶幸說,他 沒有下手的這麼狠。

然後也不要把這個責任、這個鍋甩到蘋果身上,因為首先蘋果一定有他自己要承受的壓力,我覺得對於一家美資,現在在國內做的科技企業,他沒有像 Facebook,Google這樣輕而易舉的選擇 退出中國市場,其實他是另外一種擔當跟堅持,你要給他正面的肯定,他完全可以像Facebook,Twitter, Google一樣一走了之。

你就翻牆啊那怎麼樣?對他公司來說,他也維持道義上的顏面,也維持了自己堅持的價值,沒有妥協,可是對於在牆內的使用者真的好嗎?這真的是你 覺得方便想看到的狀況嗎?

作為一家外資的科技公司他承受的這些壓力,你要考慮到其實他要應對這些事情,去梳理內部的流程,你要給他一點時間、一些空間,至少現在播客在 中國區並沒有像,比如說蘋果的Books 或者蘋果的Movie,這樣子完全被下架,我覺得已經是很好了,而且現在就是一個相對安全的狀況,我相信他現 在中國區就可以繼續存活下去,而且會發展的很好。

最後別忘了,Like 我的粉絲專頁、Follow instagram

Barney’s Talk是一檔人物訪談的Podcast節目,
專注在小眾而有趣的領域,從生活風格聊到人際關係,聊你所想,探索更多可能。

Apple Podcast

Youtube